孤月夜

灣家人
沉迷於陰陽師酒茨,不可逆

【華秀】信息素



*繁體慎入

*雷華秀者,請自行回避

*ABO世界觀,華B秀O,微虐

↓那麼開始↓


夜風徐徐吹來,窗簾開心的與之共舞。夜,是那麼的寧靜。


為什麼,會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呢?一定是錯覺吧?我不自覺地眨了眨睡眼惺忪的眼睛。


打開房門,探出身子察看走廊上的動靜,時間12半多,走廊上黑漆漆一片,半個人都沒有,安靜的連很小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,仔細聽就能聽到隊友們睡覺時細微的呼吸聲,在那聲音之中,有個壓抑著痛苦與興奮的喘息聲,夾雜在其中,顯著極其不協調。有誰發情了嗎?聲音來自走廊彼端的那個房間,空氣中似乎有暗香微微浮動。


停在一扇門前,正準備敲門的手停在半空中,這是隊長的房間,要敲嗎?裡頭痛苦的呻吟似乎更微弱了。累到沒力了嗎?


悄悄的轉開門把,映入眼簾的是滿室的凌亂,香水、化妝品雜亂地倒在地上,椅子也倒了,床鋪、棉被通通亂成一團,但是,隊長人去哪裡了?


喀喀喀…


腳好像踢到什麼東西,低頭一看,是抑制劑的空瓶。


喀噠!是門被上鎖的聲音。


警覺地轉過身,來不及多做什麼反應,身體突然遭到一陣撞擊,接著陷入軟綿的床鋪,陣陣屬於女性的幽香,使我愣了愣,抬頭往上看,「…隊長,能夠請妳起來嗎?」聲音比自己想像的沙啞,有點糟糕啊…


雖然不是個A,但好歹我是個漢子,會有感覺啊啊啊啊啊啊啊隊長!!!


房間裡,壓抑的呻吟與野獸的低吼,混合著淫靡的水聲,漸漸平息。


看著身下那眼神迷離、臉頰緋紅、已經累暈的過去隊長,儼然是有被人好好疼愛過的樣子,我有點自私的希望,這個樣子的隊長,只屬於我一個人的,俯下身子,輕輕地在額上烙下一個吻。


曾聽隊長說過,隊長的信息素是玫瑰。


玫瑰,很適合隊長呢!美麗又不太過嬌柔。


這時只恨自己不是個A,不能標記隊長,不能聞到隊長的信息素。


我的身上,是否也染上那玫瑰香?那隊長身上,是否也有我的信息素呢?


「抱歉吶、隊長,我聞不到妳的信息素。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完。


评论(5)

热度(16)